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專欄俄羅斯與烏克蘭軍事衝突帶來世界格局多極化之轉變

俄羅斯與烏克蘭軍事衝突帶來世界格局多極化之轉變

俄羅斯(Russie)與烏克蘭(Ukraine)

文/黃清晏

俄羅斯是世界第2大軍事強國,俄羅斯不僅國土面積廣大是世界第一大國, 也是擁有最多能源、礦產與農業資源的國家,自二次大戰後建立蘇聯與美國所代表之西方社會分庭抗禮。1991年12月25日蘇聯解體後,誤信西方建議採取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導致經濟幾乎崩潰,人民生活困苦不堪,現今俄羅斯領導精英與軍事將領皆經歷過那一段時期,首幸在普京總統銳意經營20年後,在風雨中的俄羅斯度過了不少危機,在2010年啟動軍隊現代化,10年生聚教訓下, 使俄羅斯各軍種部隊之設備提升至新的層次,俄羅斯所擁有之核彈頭為世界第1位,依 SIPRI 之統計俄羅斯現有 5,977 顆核彈頭,西方與北約在烏克蘭 已知道匕首(Kinzhal)超音速飛彈的能力,目前美國至今尚未發展出超音速飛彈,俄羅斯號稱「末日武器」的波賽冬核魚雷(Poseidon)已開始服役了,不禁令人懷疑西方與北約盟國真想拿全人類之未來與俄羅斯一較長短嗎?

縱使美國政府不智到企圖與俄羅斯一拚,其他的國家與盟友會跟從嗎?

當俄羅斯冒天下之大不韙在烏克蘭軍隊扔下核彈時,西方會奮不顧身,為烏克蘭 而戰嗎?

西方與北約盟國的民眾,會允許他們的政府不顧全體國民的安危嗎?

資料來源:“SIPRI Yearbook 2022 Summary”,SIPRI

西方與北約盟國運用烏克蘭戰場消耗俄羅斯的策略,沒有得到中國與金磚國家的支持,由盧布匯率及俄羅斯2022年之國民生產毛額,可以知道幾乎毫無效果,超過1年的戰事帶給烏克蘭人民只有苦難與悲情。雖然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與烏克蘭軍民,堅持奮戰之精神令世人感動,但烏克蘭的政軍領袖們難道不知道,國際政治現實與大國博弈的戰略,是以烏克蘭人民之生命財產與領土作為舞台及籌碼嗎?一年多慘烈的戰事,使烏克蘭近1千7 百萬人成為歐洲難民流離失所。

收容烏克蘭難民的國家
自俄軍入侵以來,已有超過1700萬人離開了烏克蘭
圖:〈365 天還結束不了…我們所知道的俄烏戰爭〉,《聯合報》https://topic.udn.com/event/newmedia_Russia-Ukraine_war

2022年歐洲北溪2號(長度1234公里/每年最大運輸量550億立方米)即將完工,俄羅斯與歐洲能源將因此連結的更深。歐盟在二戰過後,歐洲各國在經過近80年後經濟實力及國力已逐步恢復,在德國總理梅克爾之帶領下,歐盟開 始逐步在世界舞台走出自己的路,歐盟為了自身發展亦開始有獨豎一幟之意識與能力。歐洲與中國大陸貿易關係逐步加強,與俄羅斯能源供應關係如果更加緊密,北約這一個以俄羅斯為假想敵之軍事同盟的存續是否必有其必要,當然北約向亞 洲發展對抗中國,也是美國維繫西方團結之另一地緣戰略思路,但這些最後卻都 形成了北約與俄羅斯,在烏克蘭形成軍事衝突的背景因素。俄羅斯自2008年就表明不再容忍北約擴張至其邊界的國策,也極為希望北約讓烏克蘭保持中立,結果是俄羅斯的期望成為北約與西方攻其必救之策略,在北約及西方盟國的領袖必須藉外在衝突,鞏固自身團結的戰略預想下,西方不顧俄羅斯的期望與要求下, 在1997年至2020年期間,北約進行了5次東擴,極力壓縮俄羅斯的戰略生存空間,北約成員國從16國擴充到30國,終於逐步驅使俄羅斯進行特別軍事行動。

北溪2號
圖片: Stefan Sauer-德新社

世人不同意俄羅斯進軍烏克蘭,但也難以贊同西方與北約持續東擴之意圖,及烏克蘭之極端民族意識下,所產生對國內俄羅斯文化與族群之排斥甚至壓迫。德國與俄羅斯心知肚明,誰炸毀了北溪天然氣管道,德國總理蕭茲忍氣吞聲,把握時機在戰事發生後,立刻額外撥款一千億歐元(~1,200 億美元)供德國充實國防力量,依SIPRI資料2021年德國軍事費用為560.2億美元,額外撥款金額將近2021年軍事費用之2倍,蕭茲政府也決定今後軍事費用將占GDP之2%,2021年德國軍事費用僅占 GDP4.23 兆之 1.34%,自二次大戰以來,德國政府在背負啟 動二戰之歷史因素下,一向在軍事擴充尚甚為謹慎,避免引起不必要之困擾,德 國現以名正言順地運用此一機會,拋棄歷史陰影快速成為歐洲軍事強國,待德國軍力再次強大後,美國在北約之地位也勢必將因德國實力之崛起而備受挑戰。

在西方國家反對中國大陸高漲之際,2022年11月4日德國總理蕭茲,帶領重要的經貿團訪問中國,表明德國國家利益重於一切,德國將走出自己的路。德國未來在國際地緣政治中勢將成為地區要角。在中國擁有 30 個生產基地的化工巨擘巴 斯夫(BASF),將斥資 100 億歐元(約合 750 億元人民幣)建設一個新化工生產基地,巴斯夫表示來自中國的收入,讓公司能夠有效抵消歐洲的高能源成本和嚴格的環境保護法規帶來的損失。

德國總理蕭茲周11月4日訪問中國,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
圖:BBC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和法國總統馬克龍, 2023年 4月5日訪問中國大陸,4月6日法國空中巴士宣布與中方敲定出售160 架飛機的合約,由於中國大陸與美國之貿易戰爭,美國波音公司自 2017 年以來 就未接獲中國國的商用客機訂單,空中巴士已擴大在中國市場的領先差距。歐盟 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 3 月 30 日向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和歐洲政策中心兩家智庫,就歐盟與中國關係發表重要政策講話表示:「我們需要專注於去風險而不是脫鉤」。而這也是她不久將與法國馬克龍總統一起訪問北京的部分原因。由上 述事件可知歐盟對中國大陸,仍是站在歐盟與自己國家利益的觀點,回過來說也 就是烏克蘭問題,歐盟內心仍是站在自身利益思考所有的問題。世界要和平穩定, 大家都要活下去,人類必須結束戰爭,否則戰爭將結束人類。烏克蘭未來怎麼辦? 戰爭是血流成河、家破人亡,和平則是交流互動,合作雙贏,烏克蘭的領導人一 定要深思此問題才是。

左:法國總統馬克宏
中: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右: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
圖美聯社

在中國大陸之促成下,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恢復外交關係並重新互派使節 團,媒體報導伊朗與沙烏地進行了「情報對帳」,據稱發現有 70%的互相襲擊事 件,其實都不是沙烏地和伊朗進行的。伊朗與沙烏地之和解與美國歷次在中東建 立影響力之方式有很大之不同,美國對中東之影響力建立在安全保障,出兵科威 特,伊拉克都是以軍事力量前行,耗資與後遺症巨大。中國大陸這一次的外交行 動,也聯動促使阿拉伯世界大和解,在阿拉伯國家將敘利亞停權 12 年之後,於 2023 年 5 月 20 日敘利亞總統阿賽德參加阿拉伯聯盟峰會,並受到沙國王儲沙爾 曼(Mohammed bin Salman)熱烈歡迎。中東諺語:「昨日的敵人是今日的盟友」 充分道出詭譎多變的中東局勢,整個中東阿拉伯世界目前一掃多年來對立的陰 影,完全壟罩在和平氣氛下,因為不改變就成就它國,在可見之未來中東將形成 多元格局,也希望中東阿拉伯世界能穩定和平發展,勿受第三國挑撥而相互衝突 甚至兵戎相見。

2023年5月19日,在沙特阿拉伯吉達舉行的阿拉伯聯盟峰會之前,埃及總統塞西與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談話。(Reuters)

烏克蘭應該深思,俄羅斯在奪下巴赫穆特後,大部隊並未乘勝大舉進擊。俄 羅斯未乘勝追擊擴大戰果,顯示其亦有意停戰,俄羅斯部分動員30萬後備役後,地面部隊兵力較2021年增加了1倍之多,俄羅斯現役總地面部隊兵力將近60萬官兵,以70%部屬前線至少可有40萬兵力在烏克蘭,兵力也是戰爭初期之2倍。 全部巴赫穆特戰役可說是僅由 2~4 萬瓦格納僱傭兵在進行作戰,烏克蘭難道不了解,俄羅斯成建制的南部軍團精銳與空降軍,始終未大舉進入戰場,這難道沒有退讓一步,並期待烏克蘭不要再積極進攻過來的含意。歷史永遠只有結果沒有如果,由2023年5月21日結束之 G-7 東京會議結果來看,西方領袖仍企圖以緩兵之計表示,將試圖與中國發展而非脫鉤,另一方面與中國大陸之抗衡卻逐步升溫(如晶片等科技封鎖法案難道中國大陸看不清楚),G7各國重申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但沒有一國願意與台灣恢復邦交,相信台灣的政治領袖也心知肚明G7各國之真正企圖),G7各國也強調將加強對俄羅斯的制裁,由會議結論 美國與盟國將援助70架F-16戰機來看,烏克蘭及西方盟國,目前應尚無意願接受中國大陸調停方案,戰事恐怕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2023年5月21日星期日,日本廣島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總統喬·拜登和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倫斯基以及其他七國集團領導人在烏克蘭問題工作會議上合影留念。G7廣島峰會2023年5月21日來自路透社

日本媒體報導,北約預計2024年,要在日本設立辦事處,加強日本、南韓與北約在亞太地區的合作之聯繫,己遭到法國的強烈反對,北約難不成繼烏克蘭之後要劍指中國大陸。台灣在看到烏克蘭的慘況之後,必定會謹慎小心避免繼烏克蘭之後,成為下一個大國博弈的預設戰場。中華民族自鴉片戰爭百年以來的苦難夠多了,台灣好不容易成為亞洲四小龍,中國大陸也經過幾代的奮鬥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如何避開國際政治殘酷的博弈正考驗兩岸領導人。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在今年1月底訪問日本,與日本岸田文雄首相進行了會談
圖:日本首相官邸

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於 2001 年 6 月 15 日在上海成立,現有成員 國為:「中國大陸、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 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及伊朗」共 9 個國家。伊朗在 2022 年 9 月 15 日已正 式成為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現有 3 個觀察國:「蒙古、白俄羅斯及阿富汗」。

白俄羅斯也於 2022 年啟動了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程序,即將成為正式會員。上海合作組織對話伙伴國數量也增加至 13 個國家:「亞美尼亞、亞塞拜然、柬埔寨、 尼泊爾、斯里蘭卡、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卡達、緬甸、科威特、阿聯、 馬爾地夫」,由上述國家名單可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完全沒有北約及西方任何 盟國。上海合作組織幾乎每年舉行名為和平使命之反恐安全合作聯合軍事演習, 該演習是成員國之間對外軍事交流的重要窗口,在軍事合作框架下,上海合作組 織已成為當今世上唯一與北約軍事力量相當之反霸權聯盟。自伊朗加入上海合作 組織後,「中國大陸、伊朗、俄羅斯」在地緣政治上的合作將會日益增加。自蘇 聯解體後,由美國及西方國家所主導之全球安全事務,也終將朝多極化演變。

上海合作組織
來源:wikipedia.org

北約與西方知道俄羅斯的底線,一旦攻入俄羅斯本土,俄羅斯必然動用核武器,屆時整個世界將迎來難以承受之災難。由於俄羅斯通過公投赫爾松、扎波羅熱、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已併入俄羅斯,在俄羅斯眼中這些地方就是俄羅斯國土範圍,當然北約並不同意,但北約難道要試探俄羅斯底線,要知道如此探試與作法無異是在玩火。一旦俄羅斯啟用核子武器,西方如何應對,世人如何面對一片焦土之烏克蘭。今年(2023)2月24日中國大陸發表了關於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的中國立場的文件,中國大陸逐步開始進行促進俄羅斯與烏克蘭雙方停戰的努力。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23年3月20日至22日至俄羅斯聯邦進行訪問,在雙方聯合申明中有「雙方敦促北約恪守作為區域性、防禦性組織的承諾,呼籲北約尊重他國主權、安全、利益及文明多樣性、歷史文化多樣性,客觀公正看待 他國和平發展」。普京總統應已同意中國進行調停工作。

2022年4月16日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電話討論後表示,中國大陸將派歐亞特使與歐洲和烏克蘭討論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5月15日中國大陸派特使李輝開始拜會歐洲相關各國,先後訪問烏克蘭、波蘭、法國、德國和俄羅斯。中國大陸開始進行穿梭外交,協助俄羅斯與烏克蘭雙方與歐洲強權打破僵局,並使各方開始有一個可以進行溝通的通道。

在中國的推動下,預計國際社會上勸和促談的力量將會逐漸增長。伊朗與沙烏地多年來的歧見,都能夠在互相為了彼此更好的未來走上友好和睦之途,烏克蘭與俄羅斯同為斯拉夫兄弟,都是同根生,相煎何必太急呢?又有甚麼不能化解的問題,在國際逐漸走向多極化的時代,以中國思想家魯迅:「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名言和美國甘迺迪總統在 1961 年提出的遠見:「讓我們永遠不要因恐懼而談判,但是也永遠不要對談判感到恐懼」來共勉之,俄國文豪托爾斯泰箴言:「上天有眼,暫時不語」請烏克蘭的政治人物,仰望天空,看看人民吧,希望烏克蘭與俄羅斯能在適當的時點,把握調停機會早日停戰,雙方領袖經由談判溝通解決關切之議題,期盼兄弟之間能夠 攜手互信和平互助,早日重建烏克蘭,恢復斯拉夫兄弟友誼,走向安和樂利的大同世界。

報新聞原始網址:俄羅斯與烏克蘭軍事衝突帶來世界格局多極化之轉變

更多相關新聞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