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專欄進花蓮鐵道文化園區開啟時空片段

進花蓮鐵道文化園區開啟時空片段


文/攝影:吳德亮

臨時有要事返回花蓮,順便跟兩個妹妹提前聚餐過中秋,其樂也融融。也就近前往舊火車站改建的花蓮鐵道文化園區,看見舊時的「平和」車站圖示,想起早年每天搭乘花東線上的「黃皮仔」窄軌火車往返「平和國小」擔任代課教師,小朋友的歡笑曾經強烈撫平我沉悒多時的心。

而金黃色列車穿過市區行經大詩人楊牧的故居,更是高中時主編校刊的深刻記憶,兩者都讓我深深懷念。有詩有畫為証:

水色浪漫/詩◎吳德亮
發表於1985年3月聯合報副刊
有輕弱的水聲暗示我
你將離去,那是風
吹著本不該浪漫的小溪
地理課本上清楚寫著:
遇雨則漲,遇旱則乾
上課時,對小朋友
也這麼說
有逐漸清晰的水聲告訴我
你即將離去,那是花
搖動早該入睡的小蟲
小朋友經常問:
什麼花朝生暮死
什麼蟲朝死暮生?
不提聯考,對自己
也這麼問
有已經明亮的水聲催促我
你決定離去,那像是雪
覆蓋著不安的水紋
感動時寫詩
激動時畫畫
不像落榜落難的書生
不像授業解惑的老師
偶然偷吸香煙
寂寞則大口喝酒
有完整明朗的水聲提醒我
你已經離去,這是月光
試圖按住行進的荖溪
那是花蓮,鄉下的平和
十二年前代課教員的你
今日廣告商人的我
寫詩已然奢侈
在本不該浪漫的歲月
畫畫也是

報新聞原始網址:進花蓮鐵道文化園區開啟時空片段

更多相關新聞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