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專欄骨董珠寶

骨董珠寶

文/袁青

前世今生來相遇
胸針一定要戴在胸前?

好久不見的朋友,不期而遇;零距離把玩百年人瑞的骨董珠寶,和承載跨度美感的「老物件」相逢,何嘗不也是一種浪漫?
伴著時代風情的骨董珠寶,穿越時光的別後,復返、重逢再相知;令我有種三生有幸的興味盎然。
視珠寶如玩具的藏家Sandy Lin說,當下有能力購買就代表有緣;她很慶幸自己記性不好,常忘了價格,所以更可享受時時把玩和佩戴的快樂。


承載感情歷練的骨董珠寶,揭示珍貴價值,不止是寶石的珍稀,更多來自骨董保留著獨特的藝術性。其中,胸針是最完整的品項之一。

不論佩戴的位置、設計主題和工藝表現,尤其1950年代到1970年代興起小型動物造型的胸針,討巧且價格容易入手,也最有話題。


很難想像鹿、河豚及各式小動物造型的胸針,居然都是以「馬」為主軸的Hermes的骨董之作。
而流行於二次大戰後發展的小動物或迪士尼卡通造型胸針,其實有其時代意義;一方面是經濟考量,同時也反映了戰後,人們以瘋狂、歡樂作為撫慰的一種代償心理;至於小鳥和蝴蝶,有寓意飛翔和「自由」象徵,也是常見於胸針的設計主題。


還有一說,把胸針視為談判桌上情緒的暗喻,比如天鵝、貓頭鷹有和平折衝之意;而飾以大黃蜂則有不妥協和對立的攻擊意味。


藏家Sandy Lin對骨董胸針的建議,不妨大膽混搭;她以一支可拆成2件式的Art Deco鑽石別針為例,除了可利用堆疊而顯創意;亦或小洋裝領口和肩袖上裝飾,甚至和緞帶結合當成髮飾、項圈,也風情別具。


不過,胸針一定要別在「胸前」?經驗豐富的Sandy Lin說,避開豐滿的前胸位置,挪移至接近鎖骨處,也許更凸顯現代胸針的摩登《潮》味。
一場久別重逢的相知、相許,你的珠寶故事呢?

報新聞原始網址:骨董珠寶

更多相關新聞

無心插柳柳成陰

落在忽悠歲月裡

想辦法感動自己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