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地方掛羊頭賣狗肉  幼兒園性侵案園長  另經營托嬰中心悄更名換負責人  幼兒園14支監視器僅查扣9支  工作紀錄器不提供每年只開罰一件

掛羊頭賣狗肉  幼兒園性侵案園長  另經營托嬰中心悄更名換負責人  幼兒園14支監視器僅查扣9支  工作紀錄器不提供每年只開罰一件

圖說:臺北市議員洪婉臻。

【報新聞特派方笙楠臺北報導】臺北市某私立幼兒園去年爆發女童集體遭猥褻、性侵案震驚社會!臺北市議員洪婉臻表示,之前受害父母因觀看監視影像受到阻礙曾向她求助,與此同時了解到此被告母親即為此幼稚園園長外,該園長還另有經營一家準公共化托嬰中心,且據家長陳述,被告之前也曾在托嬰中心工作,洪婉臻曾多次提醒社會局應該針對該家托嬰中心工作紀錄器影像仔細盤查,要確保更小的孩子的人身安全,沒想到都還沒得到盤查結果,就先看到業者在托嬰中心負責人上動手腳,原本園長與另一名員工同掛負責人,但上周在看園長姓名已從負責人欄位上移除,洪婉臻痛批社會局放縱業者遊走灰色地帶,父母擔心的是孩子究竟安不安全,悄悄將園長名字移除企圖讓家長無從了解,簡直是掛羊頭賣狗肉,社會局不積極介入調查還爸媽一個安心,儼然成為共犯!

由於有家長的小孩在上幼兒園前有在托嬰中心就讀過,據該家長陳述,之前被告也會在托嬰中心工作,曾多次在托嬰中心有遇過他。事件發生後,被告自己也坦承,中午都會回托嬰中心吃飯。家長進而表示,被告母親也就是事件發生的幼稚園園長所開的托嬰中心,日前已遭到更名,更換掉負責人,但此新負責人日前就是在此托嬰中心任職的員工。洪婉臻質疑,利用更名與更換負責人就想規避監督嗎? 究竟實際經營者是誰? 社會局有義務對家長說清楚講明白。

更誇張的是,據了解被告之前在幼稚園就是負責掌管監視器的人,連幼兒園小朋友都知道被告會看監視影像,因為老師都會說: 我剛剛看了監視器都有拍到你調皮… 不可以這樣喔!但警方這次去調查案件,14支監視器卻只查扣到9支?! 另外從影像中也可看出被告非常巧妙避開監視器角度,原因就在幼兒園監視器管理者正是被告本人。

從這個案例洪婉臻指出,依照社會局提供資訊,「托嬰中心監視錄影設備設置及資訊管理利用辦法」第9條:「托嬰中心未依本辦法規定辦理、未配合查調或隱匿事證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08條規定辦理」。但臺北市109年至112年(10月止)監視器裁罰家數及件數,都是各年度每年一件,這數據實在太離譜!

該托嬰中心遊走法律邊緣,更換負責人只是要減低輿論壓力,還有讓社會局後續的評鑑不要因為這起事件而影響,但洪婉臻要強烈要求蔣市府,面對犯罪事實周邊任何狀況都應嚴格檢視,托嬰中心的孩子尚無法清楚表達,市府如果疏於檢視豈不成了幫兇?此刻對於此托嬰中心要更嚴格把關,不要妄想用更名方式蒙騙各界!

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報新聞原始網址:掛羊頭賣狗肉  幼兒園性侵案園長  另經營托嬰中心悄更名換負責人  幼兒園14支監視器僅查扣9支  工作紀錄器不提供每年只開罰一件

更多相關新聞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