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地方紐時:大陸初創企業湧向Google、Meta投巨額廣告

紐時:大陸初創企業湧向Google、Meta投巨額廣告

大陸零售商拼多多旗下的TEMU在美國社群平台投放大量廣告,在日本市佔率也逐年提高,圖為其日本廣告。圖/取自IT之家網

美中貿易摩擦不斷,但至少有一個領域正蓬勃發展:尋求在西方立足的中國初創企業,正花費數10億美元在矽谷最大的科技公司提供的服務上投巨額廣告。

據《紐約時報》報導,母公司為大陸「拼多多」控股的Temu,在Google投放大量商品廣告;隨著首次公開募股(IPO)的臨近,大陸快時尚零售商希音(Shein )在IG大量發佈其服裝和配飾廣告;同時,大陸的影片串流媒體和遊戲應用開發商,也正FB、X和YT投入大量營銷資金,吸引潛在用戶。

報導說,FB和IG的母公司Meta,最近在一場和分析師的電話會議中表示,來自中國的廣告客戶占其收入的10%,幾乎是兩年前的兩倍。根據Meta廣告庫,去年Temu在全球範圍內透過Google服務投放大約140萬個廣告,在Meta上投放至少2.6萬個不同版本的廣告。

「Temu所做的就是擰開資金投入水龍頭,源源不斷流向廣告,」eMarketer的高級零售分析師卡納維斯說,「你逃不開他們在FB、IG和Google搜索上的廣告。」廣告開支激增表明,儘管中美都在努力自立,但兩國間的聯繫仍然緊密。中國公司正接觸到龐大消費者群體,而矽谷公司正從一個本來不會涉足的市場賺錢。

《紐約時報》說,中國初創企業的全球雄心助推這場營銷風暴。在國內,經濟不再像過去幾年突飛猛進增長,企業受制政府的繁複規定,令增長受到抑制。」但走向全球是有代價的。如果不付錢給Google母公司Alphabet和Meta,就很難獲得大量數位化協助。

Etsy執行長薛弗曼(Josh Silverman)去年11月在與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表示,Temu和希音的大舉支出「一手」推高數位廣告的成本。過去幾年,中國電商公司在美國吸引越來越多關注,在通貨膨脹推高價格情況下,它們以低成的商品吸引買家。

Temu於2022年9月在美國開設工廠。它出售低價產品如2美元的壓蒜器和1.5美元的棉簽盒等,在50個國家銷售同樣的商品。Temu以「像億萬富翁一樣購物」為口號,大量購買各種形式廣告,從低成本的FB廣告到超級盃期間的昂貴廣告位。T

emu擁有運營拼多多的PDD控股公司的雄厚資金。伯恩斯坦研究公司估計,Temu去年在營銷方面花費30億美元。去年12月對希音提起的訴訟中,Temu表示,它在美國每天為大約3000萬用戶提供服務。而7年前進入美國市場的希音,在繼續大舉投資於營銷。儘管在南京成立,且嚴重依賴中國賣家和供應鏈,但它不在中國銷售產品。

僅去年一年,它就在Google投放大約8萬個廣告,包括出現在搜索結果旁邊的產品廣告。根據Meta廣告庫,在Meta,希音有超過7000個活躍廣告。

廣告支出不僅限於零售商,近幾月來,IG充斥著令人上癮的短劇預告,它們是為注意力有限的用戶準備的肥皂劇。每集通常一分鐘,整個系列約80到100集。這些短劇往往過於狗血,有一些搶的標題,如《億萬富翁丈夫的雙重生活》或《30天後嫁給丈夫的宿敵》。這些短劇在中國很受歡迎,一些公司像Reelshort、DramaBox和FlexTV,正在競爭出口這種娛樂形式。短片內容應用不像Netflix那樣按月銷售訂閱,而是採用類似在線遊戲的模式,要求用戶購買「幣」,用於支付劇集費用。觀眾也可通過觀看廣告賺取硬幣。

與遊戲類似,這些應用程序需要穩定的用戶流去迷上短劇樣片,被刺激著繼續

Meta另一個主要中國廣告商,是總部位於香港的遊戲開發商First.Fun。該開發商似在FB、IG甚至X上投放大量廣告,推廣其旗艦遊戲《最後的戰爭:生存》(Last War: Survival),還有數百次付費預覽。

這款遊戲在Google Play上的下載量排名第五,在蘋果應用商店排名第12。據估計,這款遊戲上個更創造了2200萬美元的收益。

由於大陸政府對商業活動的阻礙,Meta等平台營銷為遊戲開發商提供一條通往海外客戶的生命線。最近一個事例是,去年12月中國監管機構宣布計劃,限制人們在網路影片遊戲上的消費額度。面對抗議,起草計劃機構放棄了最初提議,但北京對遊戲行業採取了越來越強硬的立場。

梅花新聞網

台灣郵報原始網址:紐時:大陸初創企業湧向Google、Meta投巨額廣告

更多相關新聞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