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地方【AI科技系列講座2-2】誰怕AI搶工作?余孝先:應把AI當「農奴」替人類工作

【AI科技系列講座2-2】誰怕AI搶工作?余孝先:應把AI當「農奴」替人類工作

政大合勤講堂討論AI浪潮帶來的衝擊和省思。圖/簡立欣攝

許多人擔心被AI搶了工作,不過工研院總營運長余孝先表示,AI做生產的工作,人類則負責審查AI的工作成果,應該把AI視為助手,甚至是中古時期負責種田的「農奴」;擔心AI把人類的工作搶走,就像擔心農奴把種田的粗活搶走,完全沒必要。

當然,AI確實有些負面效應,會造成挑戰。余孝先表示,首先就是不會使用生成式AI的白領可能會被取代。曾有人做過實驗,使用生成式AI的顧問可以比未使用者多完成12.2%的任務,換言之,有AI協助,工作效率高、成果品質好。

其次,AI的模型參數及訓練資料量極大,訓練、維運成本極高。運算資源都是以量變追求質變,而餵資料就要花錢,更別提目前公開訓練資料接近用盡;曾有人算過若要在1個月內完成ChatGPT模型訓練,大概要花2500萬美元,非常燒錢,因此難以普及,但全世界仍在瘋狂軍備競賽。

此外,生成式AI因為太強大,也容易產生偏誤,甚至可以「一本正經的胡說」。余孝先舉例,他問AI「我想學一跳5公尺高的輕功」,AI竟也有模有樣講一堆,但想也知道照著AI講的做是無法練成輕功。另一風險是,AI給的資料真真假假,而「不容易看出的假」,更麻煩。例如問ChatGP「給我5首李白的詩」,竟然參雜著王之渙的「白日依山盡」,真真假假的很容易出錯。

不過AI的錯誤不是不能改進,余孝先說,如果餵給AI正確的資料,它的能力就會大幅增加。

要做好生成式AI,有4個關鍵包括:資料、算力(財力)、人才、治理。余孝先表示,台灣缺乏有意願、而且可以登高一呼的人。以歐盟為例,訂了很多規範,聚集很多人才;以美國為例,產業有很多投入。這些台灣都沒有,因此台灣還在等待「AI領頭羊」。

從企業面來看,培育員工駕馭科技,是最好的投資!余孝先表示,讓AI去生產,讓人來審核,這是一個善用AI的方式。他並表示,看到AI的缺點可以先不用管,只要先用它的優點就好;因為AI有自我學習的能力,進步的速度超快,今天若能看到AI的缺點,等於研發機會來了,那麼缺點很快就不是缺點。AI當你還在盤點它的缺點時,它已經又進化、改進了。

余孝先表示,目前台灣的生態是做晶片、做伺服器,這些都是電腦的底端,全世界競爭完後,可能只剩下一、兩家獨大,排全球第三的都已經沒有存在價值。但AI不一樣,包括軟體平台和垂直應用,千奇百怪,有很大的新創機會和空間。台灣在期間不需做通才,只要做台灣需要的專才。

不過AI也引起很大的質疑。甫卸任谷歌副總裁,有「深度學習之父」之稱的傑佛瑞.辛頓(Geoffrey Hinton),曾提出對AI的警惕,主要包括兩點:未來AI自主判斷是否符合人類社會法律與道德規範?AI慾望可否被人類掌控?辛頓更建議全人類社會應該暫停研發AI半年,但——當然沒人聽信他的建議。

余孝先的看法是,AI是大勢所趨,無須排斥AI,也別想阻止AI發展,而是接受、了解、善用AI,甚至幫AI加值;另一方面也不應過於依賴AI,應該把AI視為「助手」而非「導師」,要能夠判斷甚麼是AI可以做、甚麼不能做。

余孝先說,提出演化論的達爾文、有化學之父之稱的波以耳,兩人都是貴族,沒上過一天班,但一輩子都做腦力工作,是農奴幫他們種田。「所以我們應該自己做腦力工作,把AI當農奴,叫AI去種田!」擔心AI把人類的工作搶走,就像抱怨農奴把田都種光一樣,相當無稽。

梅花新聞網

台灣郵報原始網址:【AI科技系列講座2-2】誰怕AI搶工作?余孝先:應把AI當「農奴」替人類工作

更多相關新聞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