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earch engine
Home專欄「尋味」 跟著林國棟的「大鼻子」 有一味叫"DON LIN "香

「尋味」 跟著林國棟的「大鼻子」 有一味叫"DON LIN "香

文/袁青

又是個山雨欲來的周日午後,天天如在悶鍋裡的亞熱帶天候下,尤其,我們對各種充斥於環境或人身上的氣味都很有感。若要形容這一股氳漫般的「台灣味」是什麼?也許我們並沒有具體的答案吧!
不過,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系專任副教授林國棟,卻對於氣味有著與常人大不同的體驗及思維。教的是時尚經營管理,平日品味獨到的他,也不時遊走於時尚。可是很少人注意到林國棟,天生有個「大鼻子」。


高溫午後,白襯衫、米色長褲的林國棟,氣定神閒地從鱷魚皮公事包裡,拿出他的心血,一支支香水和香氛笑著說,「我的鼻子是遺傳自早年台灣茶園專精品香的祖父輩,」而這兩三年,有鑑於沒有代表台灣的味道,幾乎把所有閒暇時間都投注在氣味的鑽研,從無到有,默默地己發展出一套「棟林香氛」DON LIN PARFUMERIES ;包括4支香水和3支香氛蠟燭。


林國棟從小對生活中的「五感」,就有種敏銳細微的感知,尤其對氣味有著特別獨到的解讀和記憶力。幼稚園時期對書架上「藥用植物圖鑑」長串的拉丁文學名著迷不已,展現了對嗅覺感知的天份和興趣。
從此,挑剔的鼻子讓林國棟既沉醉於生活中和氣息有關的事物,同時也苦於極度敏感的嗅覺察覺;一直以來,總覺得台灣氣候潮濕,不同於歐美的飲食和皮膚酸鹼度,但為什麼台灣對嗅覺行銷卻十分保守,甚至落伍?


在織品系主持時尚經營管理學程的林國棟,深耕台灣美學及設計多年,發現「嗅學」的開發仍有很大空間,而幾乎依附在強勢歐美系統下,處於萌芽階段的台灣香氛市場,更遑論定調發展屬於自己的品牌氣味。根據統計,平均香水市場一年會推出400支新香;但只有低於5%的味道成為上架的「品牌香」。對於一位專業調香師的挑戰是,如何用善用嗅覺記憶在現有近1萬種己被複製出來的「原型」單體香精中,有系統地搜尋並調配成獨創的氣息。


「台灣真正有專業調香功力的伸手可數,不超過5位,」而林國棟無時無刻都在思索,將來自生活感官的具體感知亦或抽象概念,透過一條條化學程式的「單體香精」 ,經過拆組、調和再轉化成他的DON LIN原創淡香精。


氣味是什麼?林國棟說得好,是一個人對於生活感官美學的「反芻」;用嗅覺記錄它、記住它!或是藉由氣息穿越古今,勾動情感深處美好的想像;或是在這個充滿符碼的時代,用對味道,也是一種清晰地標註自己的方法。深呼吸,在傾盆的大雨中,你想起了什麼熟悉的味道了嗎?

同場「添香」
4支棟林香解析

Zephyr「和風徐徐」

使用了60幾種頂級原料,林國棟第一支香水訴求是清新、潔淨的綠意盎然。帶有水感臭氧層、海洋和台灣人很喜歡的「皂香」組合。

Rekindle「重溫」。

林國棟很貼心地為「後疫時代」特調了這支古典花香元素,如玫瑰、紫羅蘭和橙花為中調;再以廣納山海風土的龍涎香、橡樹苔和檀木調作為重溫過往,帶走抑鬱和感傷的嗅感。

Lingering Kusama「草間彌香」。

拆解自大師草間彌生的這支創意香;「番紅花」 代表草間代表作金屬「南瓜」的金屬味;「西瓜」清甜沁心,喻意草間的「圓點」;「苦橙葉」放射狀動感氣味,釋放的是藝術創作中追求打破窠臼和傳統約制的勇氣。不得不佩服林國棟化抽象為具體的巧思及調香功力。

Dressage「盛裝馬術」。

這支淡香精就名字上,也許可以約莫感受到來自和「馬廄」相關的馬俱或皮革氣息的中性和運動感。但後調的烏木、檀香和麝貓香調,則令人沉浸於貴族上流社交的尊貴氛圍。
但林國棟調香的初心是,希望藉由文藝復興以來的「馬術運動」,人和馬之間微妙的「駕馭」關係,傳達彼此相互合作默契下,「同理心」的味道。

3支香氛蠟燭,林國棟更以傳統和創新之間巧妙地寓意,調理出令人驚豔的空間氛圍。
比如名為「美好年代」,也是我很喜歡的這支,粉紅色的蠟膏看著就挺溫存地,等點燃後,隱隱約漫漫的橙花、紫丁香、大馬土革玫瑰、白麝香中,居然夾著一味香檳味道,話不多說,立馬沉浸在歐洲Belle Epoque美好年代的時代場景中。
至於應景的耶誕蠟燭,林國棟說他並不想落了俗套。因此,刻意避開肉桂、丁香和香橙,而改以煙草、香草莢、松針和紫羅蘭,鋪陳出結冰的晶瑩和冷洌壁爐的冬季味道。

報新聞原始網址:「尋味」 跟著林國棟的「大鼻子」 有一味叫"DON LIN "香

更多相關新聞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熱門新聞